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手机

如果说他这个模仿没有侵犯到专利权人所声称的

2019-09-19 04:28编辑:admin人气:


  作为近几年被高频使用的新名词,“黑科技”在手机市场中多指那些在智能手机中用到的新硬件、新软件、新技术、新工艺、新材料。

  回顾近年来智能手机的发展曲线不难发现,智能手机用户讨论的焦点已经从性能和性价比全面转移到指纹识别、续航能力、充电时间、拍照调校、外观设计等直接影响体验的产品功能上。

  然而事实是,从性价比之争到创新功能的爆发,国产手机“黑科技”的从无到有经历了一段相当漫长且波折的历程。热闹下的研发失语--“复制时代”

  2003年“五一”后,央视《焦点访谈》栏目前的熊猫GM800手机广告里,出现了一个迷人的眼神。

  “有质感,才有时尚--熊猫彩屏,只要800。”刚在前一年凭借《无间道》成为金像奖和金马奖影帝的梁朝伟在这个广告中如此讲道。

  这个广告来自南京熊猫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南京熊猫”)。2002年底,南京熊猫以1亿多元的天价夺得了央视2003年广告“标王”。随后,又耗资上千万元请来巨星梁朝伟担纲广告代言人,加上在地方台的广告投入,那一年,南京熊猫的广告预算高达2亿元。

  然而虽说南京熊猫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就开始做手机,但直到2001年,南京熊猫生产的手机总共不过330万部,其中自有品牌仅有80万部。

  事实上,如果不与国外企业合作,上个世纪的南京熊猫甚至无法进行手机的批量生产。直到1993年,南京熊猫与友利电、日立公司合作后,才能在1994年正式批量生产出3万台模拟手机。

  四年后,南京熊猫与爱立信合作开设了一个工厂,用来生产爱立信、熊猫两个品牌的手机。不过当时这个合资厂的全部出口产品,仍然贴的都是爱立信的商标。

  直到1999年,南京熊猫才推出一款自主品牌手机,而这款熊猫手机完全是在“克隆”爱立信机型的基础上诞生。

  “每一个国产手机背后都有一个洋手机合作伙伴,没有这些洋伙伴,国产手机的路阻且长。这就是现实。”当时的南京爱立信熊猫移动终端有限公司的总裁费元稳在熊猫手机卖出了41万台后,曾如此向媒体断言,“国产手机的春天似乎要来了。”

  然而根据南京熊猫2003年半年报,那时它的毛利率只有9.54%,与毛利率在30%左右浮动的国外手机厂商相比差距仍然不小。

  2003年,各手机品牌间的竞争硝烟浓味更胜今日,来自欧美日韩的30余家手机厂商在彼时的中国手机市场摩拳擦掌,竞争白热化。

  不过尽管那时的中国手机市场被外来品牌占据绝大部分市场,但国产手机如夏新、波导、TCL、科健等厂商仍发展迅猛。根据当时中国信息产业部统计的数据,截止2002年12月,国产品牌在国内手机市场占有率已经由2001年底的14.13%上升至突破30%。

  当时的熊猫手机虽然凭央视广告“标王”称号一举扬名,并带动了销量的一定提升,但在竞争激烈的手机市场中却未能胜出。

  由于缺乏核心科技,熊猫手机在巨额广告费和薄利销售的矛盾中,掉进了债务的无底洞。

  2005年3月14日,熊猫手机的控股方南京熊猫一纸公告斩断了与它的关系。当年7月28日,熊猫手机掌门人马志平因涉嫌“虚报注册资本”罪被批捕。

  合资建厂、贴牌生产、“克隆”设计方案、因缺乏技术转向营销突破、迅速退出市场--南京熊猫的机遇似乎成为中国第一代手机厂商在上个世纪末21世纪初的缩影。

  无论是号称“手机中的战斗机”的波导手机,还是曾经销量排名第一的TCL、赞助过英超球队埃弗顿的科健手机,彼时的国产手机厂商都并不具备与国际品牌掰手腕的实力。

  直至2011年以前,国产手机的研发创新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处于集体失语状态。而随着第一代国产手机的衰落和国外手机品牌的崛起,与之相伴的,是从深圳华强北流出的山寨手机逐渐壮大。

  “在华强北这些年工作过的人,可能都知道陈金凌这个人,也许你不知道这个名字,但是你肯定知道当年有个手机王子赶上了山寨机崛起,身价上亿。但是又因为商标问题亏得血本无归,老婆也和在自己手下跑货的把自己的家底掏空跑路了。现在呢,在华强北门口跳舞的疯子就是他。”在华强北从事手机批发零售多年的刘继兴将华强北形容为“让人又爱又恨的地方”。

  在一段流传甚广的视频中,传言中的陈金凌蓬头垢面,衣衫脏破,却能在华强北的一家肠粉店门口用颇为专业的舞蹈姿势连续转20余圈。

  这个让陈金凌疯魔的山寨手机,也是大多数人口中的黑手机/非法手机、仿冒手机、杂牌手机或者灰色手机等。

  因不需要拥有自己的研发团队和生产组装工厂,这些山寨手机厂商大多是照搬国外的设计生产方案,技术、采购、生产、营销不同的细分环节都由不同的企业各司其职,成本低、生产时间快、款式多样以及功能本土化的山寨手机,由此不断地涌向中国甚至全球的手机市场。

  这就是所谓提供“一条龙”服务的“交钥匙”手机方案,也正是这种生产体系,让2011年前的山寨手机销量扶摇直上。

  根据市场调研机构iSuppli当时的调查数据,2010年中国山寨手机的全球出货量一度高达2.28亿部。

  直到2011年,小米手机横空出世,一举开创在互联网线上抢购高配置、低售价的智能手机销售模式,同是低价却更低质的山寨手机在小米手机的攻掠下渐渐走向边缘。

  “在小米的参与和推动之下,中国的山寨机已被彻底消灭。中国智能手机、智能硬件品质越来越好、价格越来越实惠,这个世界,因为小米,有了一点点变化。”2019年8月,小米手机1发布8年后,在小米的9周年狂欢节上,雷军发出了如此感言。

  事实上,与其说山寨手机被小米消灭,倒不如说是山寨生产体系因手机市场进入成熟期和消费者的消费层次提高,完成了原始积累的山寨厂商和觉醒过来的传统品牌厂商开始互相学习和渗透,所谓的山寨和品牌的边界也越来越模糊。

  经过常年的模仿,山寨手机厂商积累了一定的生产、设计经验,在这一过程中它们凭借低价迅速攻占低端市场的同时,一部分手机厂商实际上已经开始掌握了一定的研发能力。

  借用叶圣陶的一句话,“艺术的事情大都始于模仿,终于独创。”灰色地带的存在几乎是每个事物发展的必经阶段。

  “‘山寨机’也好、其他产品也好,是属于模仿。不能简单地说生产”山寨产品“,就对这个企业或者对这种产品说Yes或者No。如果说他这个模仿没有侵犯到专利权人所声称的权利保护的对象,那么我们还是支持这样的生产,因为模仿也是一种创新,也是一种发展。这也是我们看待‘山寨’现象的一个基本原则。”当时的工信部副部长杨学山就曾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鼓励生产山寨产品的企业进行创新。

  在2011年的移动通信世界大会上,来自深圳的手机厂商优美通讯采用MTK方案首创的太阳能智能手机就曾引起了大批媒体的关注,另外原来主要向山寨手机厂商供应主板的手机方案设计公司希姆通当时也在给联想和日本设计手机。

  国产3G智能机在国内市场迅速增长,国产手机品牌开始成型,中兴、华为、酷派、联想等国产手机厂商依托运营商补贴并与独立设计公司(IDH)合作,在国内迅速崛起,形成曾经的“中华酷联”格局。

  在当时的中国10大手机品牌厂商中,中兴、华为、国虹和金立无一不是在创业初期走着一条“山寨”道路,首先以价格优势占领市场,在低价策略下完成资本积累,继而迅速转型,着力自主研发。

  2012年,欧洲专利局在其《2011年度报告》宣布,在专利申请的50强企业中,首次出现了两位来自中国的企业,即中国华为技术有限公司(740件)和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400件)。与此同时,当年来自中国的专利申请数量增幅尤为突出,达33%。

  只是此时国产手机厂商的技术研发能力两极化十分明显。根据当时全球专利分析与管理平台PatSnap智慧芽提供的中国专利检索数据,华为和中兴两家企业,在手机产品上,无论专利申请量还是授权量都遥遥领先。

  相反,彼时风头正劲的小米和魅族,在专利数量上就显得逊色得多。当时的华为和魅族,在专利授权总量上,相差了近400倍。

  即使小米手机在2014年其手机出货量在全球已排名第三,但当华为、中兴向小米、OPPO等本土手机厂商发“律师函”,指称后者侵犯了其WCDMA专利时,发明专利数量明显较少、仅仅依靠营销或价格战来争夺市场的厂商不得不开始感到紧张,警钟大响。

  不断发生的专利诉讼大战、4G时代的到来使得不少手机厂商试图脱离价格战和营销战的泥潭。

  此后的小米一边开始投入大量资金购买专利,一边加快专利申请的步伐。2012年之前小米仅申请了35项专利,而到了2014年底,小米申请的专利数量已超1300项,2018年,小米已获得授权的专利数量则迅速飙升至6324项。

  “OPPO早在2015年就成立了通信标准团队,在5G标准制定之初就开始5G研发工作。截止2019年6月,OPPO已经向3GPP提交了超过2600篇技术提案。OPPO拥有全球超过2200族专利申请。在以手机为主营业务的终端厂商中,OPPO5G专利排名第一。”曾经靠营销和渠道起家的OPPO向时代财经提供了现今他们的最新研发情况。

  而在2015年后,在具有智能手机技术发展风向标之称的MWC(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不少媒体开始注意到国产手机厂商的表现也正由跟风转变为抢眼。

  在2015年的MCW上,华为的新品牌概念及穿戴设备新品关注度与三星S6的发布不分伯仲,同时中兴的虹膜解锁屏幕技术、星星2号的语音助手、魅族MX4的单玻璃全贴合制造工艺和4K录制也吸睛十足。

  2016年,OPPO的VOOC超级闪充和SmartSensor图像芯片防抖技术、一加的三段式勿扰开关、锤子的听筒加光线传感器、vivo的HiFi智能手机也都在国外厂商的技术创新中突围从而获得不少关注。

  2017年,中兴更是一马当先推出了5G手机。同时OPPO推出的双摄5倍光学变焦,魅族推出的第3代快充技术SupermCharge都引起了业内反响。从拍照、快充等加强用户直接感知的创新,到5G通信前瞻性技术创新,国产手机厂商的核心技术创新能力都比以往更强大且迅敏。

  而在2018年,国产手机则推出了升降摄像头、屏下指纹、超大广角摄像头、AI手机、LinkTurbo等诸多可圈可点的产品创新。

  2019年,华为带来了外翻设计折叠屏手机、努比亚展示了使用了柔性屏的腕机、OPPO在线G环境下完成了全球首次的5G微博视频直播、荣耀则面向全球用户展示了TOF立体深感镜头。除此之外,国产主流手机厂商都在此次大会上推出了5G的概念机,并开始纷纷争夺5G相关技术的话语权。

  除此之外,在手机的生产供应链上,中国手机供应商都已表现突出,各细分领域都已出现拔尖的龙头企业,并呈现出向高端食物链挺进的趋势。

  不管是方案设计及制造加工方面、显示触摸领域,还是玻璃盖板、锂电池,抑或是摄像头、指纹识别领域,来自中国的京东方、华星光电、欧菲光、蓝思科技、比亚迪、舜宇光学、汇顶科技等都在各自的细分领域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数十年前,第一代国产手机和国产山寨手机都曾凭借低价优势逆袭洋品牌,却又都因缺乏核心科技而被轻易替代,逐渐走向市场边缘。

  而现今国产手机再一次打败国际品牌,虽说初期靠的同样是价格大战,后期又有一定的研发创新和产业链支撑,但身处4G向5G过渡的拐点中,市场格局前景尚且不定,手机厂家们谁能在此时尽可能多先掌握5G相关的核心科技,显然就意味着谁将更有可能抢先一步打破僵局,掌握未来手机市场5年甚至10年的话语权。

(来源:未知)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www.stanleyyap.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企业面临发展巨大发展困境成本居高不下压缩了

企业面临发展巨大发展困境成本居高不下压缩了